當前位置:奇熱免費小說 > 總裁 > 冷總裁的火爆嬌妻

冷總裁的火爆嬌妻

良安 著 9
77.7萬 | 142.7萬人氣 | 版權來源:筆尚小說

眼睛沒擦亮的楚清婻,被渣男騙的一干二凈,走投無路之下,她只能孤注一擲的去尋求那個傳說中的“總裁”大人的幫忙……沒想到秦澤離大總裁不僅幫她教訓渣男做人,還要幫她在職場上走上巔峰!只不過,這些都需要一些小小的“代價”“喂,楚清婻,總裁找你去辦公室。”“楚清婻,你是我的女人,和其他男人保持距離!”“楚清婻,你知道男人送女人衣服代表什么嗎?”

章節

已完結 · 共計371章

第1章 找茬找錯人

已是午夜,篝火已燼。

希爾頓的十樓盡頭,楚清婻一邊看著手機上的房間號,一邊惡狠狠的罵道。

“李向東!捉奸在床,這一下我都是要看看你還有什么可說的!”

房間門虛掩著,楚清婻冷呵一聲,這狗男女還真是什么都不怕啊!

邊想著邊咬牙切齒地推開了門,驀然一下撩開半透明的白色帳紗。

然而就在帳紗撩起的那一刻,她就有些蒙了。

只見大床之上,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隨意躺在床上,低垂著俊朗的臉。定制款的黑色襯衫領口大幅度扯開,露出里面誘人的小麥色皮膚。

秦澤離此刻正渾身燥熱,自從兩杯紅酒下肚,秦澤離就清楚地感到一種奇怪的感覺,渾身像是有細小的火苗在緩慢地灼燒著他。

扯開衣領,灼熱的感覺卻沒有消除,反而慢慢地有螞蟻啃噬全身,一種難解的感覺像是在尋找突破口一般在體內隨處游走。

半瞇著眼,看見床前突兀地看著一個女人,三點式的泳衣,身材火辣,無比誘人!他剛剛壓抑進去的火花像碰到干燥的柴火,騰騰地燃燒起來,身體好像有什么要噴薄而出!

“該死,竟然還送了女人過來!”秦澤離從床上坐起,薄唇輕啟,咬出一句話。

楚清嫻清亮的眸子驟然一縮,登時反應過來,“不好,抓奸闖錯房了!”

李向東是她的男友,前天微信說出差,卻被人抓拍到在海邊約會美女。而今晚,事態升級,有人告訴她,他要在度假酒店開泳裝party!而這不過是花心大蘿卜李向東,以派對為名偷腥的幌子。

楚清婻越想越氣,于是惱怒之下,一不做二不休,和酒店經理兼好友蘇笑笑溝通之后,決定混進派對,給他來個捉奸在床。

順利混進一群三點式的火熱美女中,楚清婻問到房號后直奔偷腥現場,一臉的殺氣騰騰,讓所有人不由得退避三舍。今夜,本該是她快刀斬亂麻的時刻!

但眼前這個男人,并不是李向東!

此地不宜久留,正欲轉身走開,床上的男人卻聞聲猛地動身,瞬間,一只有力的大手將她扯到自己懷中,毫不費勁地將強行按壓在墻壁上。

“放開我!”楚清婻掙扎著,奈何男人手上的力氣大到驚人,緊攢著她的手腕,好像他再用點力氣,手腕就會折斷一般。

一時間,兩人的姿勢極其曖昧,男人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眸子越發的深邃,眼前的男人仿佛如地獄里來的惡魔一般。

突然,男人鼻子里發出一陣鄙夷的聲音,薄唇輕啟:“又一個想上位的女人?你給了寇成坤什么好處?”

如此近的距離,她才看清他的臉,鼻梁挺拔高聳,眼睛幽深如古潭,深邃的五官透露出一股渾然天成的尊貴氣息,英氣逼人,是她見過最完美的男人!

“什么寇成坤,我不認識。”楚清婻掙扎著,“你放開我啊!不然我喊人了!”

“既然選擇了,又何必裝清高?”

男人說著,不由得發出一聲低沉的呢喃聲。

不對,楚清婻朝他臉上看去才發現端倪,他額頭冒著上細密的汗珠,兩條有型的劍眉緊擰,眼神縹緲迷離,顯示出他正在強忍著什么。

是……被下藥了?

楚清婻不知道男人在說什么,她只知道自己恐怕是引火燒身了。

“我只是走錯房間了,你快放開我!”在男人的桎梏下,楚清婻嬌小得像只小鳥,兩只手慌亂地拍打著他的胸口,可惜只是蚍蜉撼樹。

下一秒,男人整個身體已經貼合到了楚清婻的身上。

“啊!死變態!放開我!放開我!”

男人垂眼朝下掃去,三點式的泳衣將她誘人的風光顯露無疑,心中的欲望蹭蹭上漲。

暴戾的氣息在體內橫沖直撞,男人咒罵一聲,一時激動,秦澤離隨手拿起桌上沒喝完的紅酒,送到女人嬌翠欲滴的紅唇邊,命令的口吻說道,“喝!”

“不要!”楚清婻扭過頭,酒杯一斜,幾滴紅酒灑下,她白皙的皮膚上仿佛綻放了一朵朵鮮紅的玫瑰,冰涼的觸感讓她的身體微微顫抖,“你這個變態,我都說我走錯房間了!”

“女人,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,還要裝到什么時候。”秦澤離嘴角卻勾起一個淺笑,隨后將的紅酒盡數倒進嘴里,含住。

“唔唔……”女人的唇突然被溫熱的兩片堵住,腦中頓時一片混亂。

還沒反應過來,微仰頭的姿勢反倒讓紅酒地滑進喉嚨。楚清婻被嗆得眼淚都快出來了,一時激動,她兩排牙齒一合,將秦澤離的嘴唇咬破一個小口,血腥味在兩人嘴里彌漫,秦澤離一時吃痛,放開了她。

“咳咳……放我走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給你道歉了!”楚清婻咳嗽兩聲,差點急哭,明亮的眸子也染上一層薄薄的淚水。

懷中的女人撲騰著,他的極力忍耐某一刻土崩瓦解,身上越來越熱,血氣翻涌,渾身的灼熱向皆身下某一處匯去……

這女人,該死,為什么自己會有這么大的反應?罷了,不就是女人嗎,秦澤離沒有對付女人的經驗,但征服女人的本領卻似乎與生俱來,他再次狠狠堵住她櫻桃般的雙唇。

“不要……唔”楚清婻呢喃著,胡亂兩手極力阻止,卻推不開他,他給她喝了什么?

來不及多思考,男人餓狼捕食一般向她攫取著,她慌亂推諉,卻換來他粗暴地將她扔到床上。

醉意涌上,腦袋昏昏沉沉,一股躁動之后,她的手竟不知何時纏上了他的腰,“熱……”

楚清婻呢喃著,思維漸漸混沌,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。

喜歡這本書的人還喜歡

彩票店转让